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天命加身,我肩負拯救女尊大業-第二百七十六章無處安放熱推

天命加身,我肩負拯救女尊大業
小說推薦天命加身,我肩負拯救女尊大業天命加身,我肩负拯救女尊大业
“小孩子不懂事,童言无忌嘛!
你看我都没怎么生气,何必要跟她们计较。
你以后要多带她们见见世面才是,见多了外面的才男靓仔,说不定思维就会改变,不会生出这样的思想了。”
试想一下,被十匹狼盯着,那是怎样一股感受。
陆雨平没有想到,接触不到几个时辰,她们就有这样出格想法了。
或许,也是自己多虑了,只是一群没有见过世面的孩子而已。
又或是,处于即将成年阶段,有些冲动罢了。
犯不着生气。
被人喜欢,恰恰说明自己有魅力。
“这还不懂事?都快成年有独立思想了都。
要不是哥哥护着你们,保证不把她们腿给打断 ,
什么污秽心思都有,哥哥把你们当做妹妹,你们却是把他当做梦中情人,想要随心所欲欺负。
不得不说,都这样,哥哥还没有生气,实在是太善良了,对她们太宽容了。
宽容不等于纵容溺爱,这样只会让自己受到伤害的。
哥哥你说的话我不认同,甚至觉得大错特错。
续弦
她们已经有这么危险的想法,而且,很可能根深蒂固,不是一朝一夕能更变的。
就是让她们到外面长长世面,估计,已经见识到你的貌美,已经不对外面男子有任何感觉了,即使是最漂亮的了,也只会觉得歪瓜裂枣,更加迷恋于你的,因为你是那众多星辰中最闪耀的月亮,其他男子存在是为了衬托你的美与气质……”
境·界(死神)
宓玲珑没有告知真相,她希望男子保留好的想法和心灵,不要将邪恶想法强行加之于,她不希望,自己的话语,变成浊墨滴在他这张白净的白纸,让世俗给玷污了。
男子的身子虽然脏了,但他的品行和心灵是纯净的,所谓瑕不掩瑜,宓玲珑就看中欣赏他这么一点。
世上的男子也难以比的上他了,他们除了小气,就是出名的会嫉妒,甚至,还会矫揉造作嗲嗲的撒娇,这一画面,让宓玲珑觉得辣眼睛,升起一层鸡皮疙瘩。
何曾如男子一根手指头那么优秀。
(COMIC1☆12)阳射しの中のイリヤ(Fate kaleid liner プリズマ☆イリヤ)
男子的品性是他们复刻不来的,即使有男子那般娴静,可气质截然不同,只会东施效颦,闹个笑话。
男子,果然还是他她最喜欢的那样。
“哥哥说的是,她们还是孩子,既然这样,我就用教训孩子的方式教训她们,只有如此,才会让她们涨涨记性,驱除劣性。”
宓玲珑露出险恶笑容。
她听取了男子意见,男子一定会觉得她此时此刻很有魅力吧!
事实上却不是如此,陆雨平看了她寒冷笑意,碜得发慌。
那笑意一闪而过,陆雨平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宓玲珑可不像是会嫉妒人的样子。
刚才,一定是错觉。
她肯定会好好引导教育那些“误入歧途”的花季少女的。
“不过,空气中怎么弥漫着一股浓郁的酸味呢,是醋坛子打翻了吗?”
陆雨平细嗅空气味道,不知是否错觉。
又或是心理作用。
回神之后,就发现宓玲珑已经不在屋内了。
外面已经不知什么时候,传来甩鞭声以及少女的闷哼。
猜到什么,陆雨平急忙出去一看。
推开房门,声音清晰放大。
只见宓玲珑甩动鞭子,一个少女低着头,端正立着,任由她鞭打。
一下两下。
虽然表面没有伤痕,衣服没有破裂,但能看到,少女身形在微微颤抖,咬着的嘴唇好似破裂,渗透血迹。
宓玲珑一边教训那活泼少女,一边训着话。
其余的少女也并列站在一排,低着头,似乎本能畏惧,而随之颤抖。
在一处角落。
陆雨平看到一个扎着辫子的小女孩,不知什么时候端了一个矮凳,坐在那,磕着瓜子,看的津津有味……
深夜书屋
陆雨平看不下去,就是惩罚她,也没必要这般狠抽打吧?
当时悦儿犯了错误,自己顶多也就罚她面壁思过一刻钟,与此相比,可能更有劝说效果。
一昧体罚,只会加剧顽劣性子,等哪一天孩子适应了,自己没时间管教也抽不动了,那么,她就没有约束,从而自甘堕落。
任何时候,教训孩子,是首先让她认识到错误,然后给她改正机会,不是一上来就打骂,破坏两人关系不说,甚至可能产生仇视对抗心理。
陆雨平不顾宓玲珑气在头上,一把抓住挥挥舞的鞭子阻止,并将少女护在身后。
忽然,手心接触鞭子,即使他催动玄力护着,还是感觉到一股火辣从手心蔓延全身,顿时觉得火辣,他猛的打个激灵跳起来。
眼中眼泪都快掉出来了。
原来是这么的痛。
不是有玄力就能阻隔的。
这般狠,少女们忍受的了吗?
不就是一点小错误,犯得着如此惩罚小孩子吗?
怪不得,看到一群少女对于这个师尊畏怯,这不是敬重,而是害怕到骨子里了,一定没少受到惩罚。
“哥哥,没事吧,有没有打疼你。”宓玲珑意识到自己犯下错误,连忙跑上去查看。
“你说呢?被打一下试试。”
陆雨平不理会她,护着那活泼少女,安慰着她,隐隐能看到,她伤心痛苦的泪花溢出。
都这么疼了,怎么还在强忍着,就不怕给打死了吗?
這號有毒
真是的,就这么听话,一点也不爱惜自己身体。
陆雨平调动冰寒之力,缓解自己身上的火辣感,并传输到少女身上。
“哥哥,我没事,是我犯错误了,师尊才打我的。”
锦儿不是被打疼才哭的,而是男子举动温暖了,从而露出感动泪水。
其实,她被师尊打了不下上千鞭,鞭子都抽坏几条。
这点对她遭受无数磨难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她之所以身子会抖动躲闪,是因为被打多了,有着本能的恐惧,还有,是不想让男子看到她被惩罚的狼狈样子,这会降低男子心目中的形象的。
“别怕,有哥哥在,她不敢怎样,要是有不满的地方尽管说,哥哥会让你师尊改正的。
你说是吧,宓玲珑?”
陆雨平感觉到鞭打的疼痛还在,火热已经消除差不多了。
心中仍压着无名怒火,语气不满,威胁看了一眼宓玲珑。
让她尴尬原地,手无处安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