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玄幻小說 三國:劉大耳,你敢偷我的馬 起點-第二百一十章 曹植入獄,楊修的法子。看書

三國:劉大耳,你敢偷我的馬
小說推薦三國:劉大耳,你敢偷我的馬三国:刘大耳,你敢偷我的马
“反了,反了!”
“把这个逆子给我押入天牢!”
“告诉钟繇,让他死死看守!”
曹操近乎是怒吼的道。
周围侍卫哪敢怠慢,连忙 上前压住了曹植。
曹植一时间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顿时震惊道:
“父亲,父亲!”
“儿有何罪?!”
“为何要将儿送去天牢啊?”
天牢是什么地方?
是关押犯人的地方!
“逆子,去天牢好好想想,你都干了什么!”
曹操怒不可遏的道。
此时的曹植顿时清醒了不少,仔细回想着自己刚刚在干什么。
侍卫们则是押送着他,一路往天牢而去。
突然,曹植仿佛想起了什么一般,双眼顿时瞪圆,心中骤然涌现出恐惧!
司马门!
自己方才,是从司马门过来的!
想到这里,曹植的脑袋顿时“嗡”的一声炸开,仿佛遭遇雷击一般。
完了,自己方才都干了什么?!
难怪父亲对自己雷霆大怒!
然而,一切都已经晚了。
曹植就这么被押送到了天牢。
……
“简直是逆子!”
曹操回到自己殿中,仍旧怒不可遏。
卞夫人见状,不由得疑惑的道:
“阿瞒,发生什么事了?”
“你怎会如此恼怒?”
曹操冷声道:
“都是你儿子做的好事!”
“他胆敢夜闯司马门!”
听到这话,卞夫人顿时后退几步,双腿不由自主的颤抖:
“你……你说什么?”
擅闯司马门,这是什么罪名?
无论是谁,即便是皇子,都是要杀头的大罪!
曹操此刻已然压抑不住滔天怒火。
自己今日才刚刚封王,百姓和其他诸侯们的反应自己都尚未可知。
实际上,曹操还有些担心,此事在民间会被传成什么样。
毕竟,自己乃是异姓王。
可曹植可倒好,根本不管这些,直接作了这么一件大事。
此事不可能不传出去。
可一旦传出去,百姓们会如何去想?
天下文人,天下士族,又该如何去想?
而自己,又该如何处置曹植?
“阿瞒!你快救救植儿吧!”
“他定然是无心之过啊。”
卞夫人顿时带有哭腔的道。
卞夫人膝下只有四子。
曹丕、曹彰、曹植、曹熊四人。
她极为疼爱子女,曹熊体弱多病英年早逝,已经让卞夫人痛心疾首。
如今曹植犯下如此滔天大罪,必然是活不成了。
自己总不能又要折一个儿子吧?
曹操声音尤为阴冷的道:
“救?”
“怎么救?”
“司马门,即便是孤如今也不敢随便进出!”
“他曹子建,胆敢夜闯司马门!”
“他就是仗着孤对他的喜爱,才如此胆大妄为!”
“救他,我如何给天下人一个交代,如何给群臣一个交代?!”
卞夫人闻言,顿时瘫倒在地,骤然哭成了泪人。
“子建如此行事,视朝纲王法为空物。”
“孤,如何能放心将大业传授与他?”
曹操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看来,是因为自己喜爱曹植的才华,不由自主的偏向了他一些。
就这段时间,硬生生把曹植给惯坏了。
曹植平日里还算是文质彬彬,颇有些文人墨客的儒雅感。
一旦喝醉了酒,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净做出这种荒唐事。
但曹植是自己的亲儿子,曹操又不能不救,只得派人去白马门前探探情况。
并且,尽可能的封闭消息,不让他人知晓。
也幸亏这次前来洛阳,大理寺卿钟繇也在此处。
既然把曹植押送到钟繇那边,钟繇自然清楚该如何去做。
否则的话,此消息一旦传播开来,后果不堪设想。
……
翌日,天牢内。
杨修急冲冲的来到了关押曹植的牢房内。
钟繇是个聪明人,并未将曹植与丁仪关押在一同,而是放在两个相隔甚远的牢房。
曹植见到杨修的那一刻,顿时爬起身子,脸色无比慌乱的道:
“德祖,德祖!”
“完了, 这下全完了!”
“父王刚刚封王,我居然做出如此荒唐之事。”
“只怕父王要大义灭亲,吾命休矣!”
此时的曹植魂都快被吓没了,几乎有些口不择言。
杨修则是沉声道:
“公子莫慌,公子莫慌!”
“修有一计,可保公子性命无虞!”
杨修此时一个头两个大。
这几日,杨修一直在琢磨该如何针对白川,让白川过不上安稳日子。
不成想,
听到这话,曹植宛如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急忙开口道:
“德祖快说!”
杨修左右环顾一番,周边并未有人,守卫也都纷纷出去了。
这才开口道:
“公子可还记得,昨夜与公子一同相伴入宫之人是谁?”
猫奴富少好缠人
曹植微微一愣,旋即道:
“是丁仪!”
杨修沉声道:
“此时,只能牺牲一下丁掾史了。”
“公子若想活命,稍后大理寺卿钟繇来询之时,公子定要按照我说的来。”
“公子便说,深夜饮酒,早早就睡了,想着入宫去找魏王请安。”
“对于闯司马门一事,完全不知情!”
听到这话,曹植顿时瞪圆了眼睛:
“这……如此做,会害了丁仪啊!”
“他定然会被问斩的!”
杨修冷声道:
“公子,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
“魏王如今已然封王,世子之位迫在眉睫。”
“为了大业,只得有必要的牺牲!”
“日后,我等善待丁掾史的家眷便可。”
“如今,绝不能有半点闪失!”
听到这话,曹植顿时有些手足无措。
但曹植心里也清楚,丁仪如果不顶罪的话,死的注定会是自己。
无奈之下,曹植也只能重重的点了点头。
为了大业,只能做必要的牺牲!
“公子切记修所言!”
“修且去找丁掾史,公子莫要忘了。”
说罢,杨修便急忙离开了牢房。
曹植木讷的坐在冰冷的地面之上,看着冷冷清清的牢房,心中不快无处发泄。
“大业,都是为了大业……”
曹植万般没有想到,因为自己饮酒过度,失了礼节,辱了国威。
如今,居然要自己最亲近的属臣与好友前去为自己顶罪。
想到这里,曹植的心中,不免涌现悲怆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