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飛昇從家族修仙開始 饞酒-第三章 商談無果熱推

飛昇從家族修仙開始
小說推薦飛昇從家族修仙開始飞升从家族修仙开始
就在孟浩然与吴钟离二人一同被那座灵石矿山深处的那道裂缝所吞噬的时候,从这座灵石矿山之中急速赶过来的杏花村孟家族人,才是刚刚赶到青阳县城之中。
杏花村孟家,后院。
此时,诸多杏花村孟家高层皆是端坐于内,商讨着他们杏花村孟家往日的发展方向。
“行吧,都说了那么长时间了,你们对于我今日的提议,究竟是怎么看待的?”
杏花村孟家族长孟景山沉声说道:“如今,我们杏花村孟家正处于发展的高速时期,若是我们等人没有好好把握住这次机会,又或者是将这次大好机会给错过的话,那么日后,我们杏花村孟家想要再获得这种机会,不知道要等上猴年马月了!”
今日,杏花村孟家族长孟景山之所以召集他们杏花村孟家诸多高层族人前来此地,其目的就是要好好商讨一下,关于他们杏花村孟家今后的发展态势。
杏花村孟家族长孟景山见到周围众多孟家族人沉默不语的样子,他便是继续开口。
“我为何会选择今日,着急你们回到杏花村孟家之中,那是因为我有一种感觉,感觉一向安分守己的青阳县令,马上就会在这片青阳县地当中,进行属于他自己的新政改革,虽然,在这五年时间里,这位青阳县令一直不选择站队,他既不与品阶家族王家和品阶家族杨家站在同一阵线,又时常与我们杏花村孟家表示友好的态度,这个人,我实在是琢磨不透!”
这时,一旁的孟家族人孟泊海则是开口问道:“景山族长,您可是听到了什么风声?那位青阳县令一直在在青阳县衙守着他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从不与我们这些品阶家族进行交心,无论是哪座品阶家族想要寻求他的帮助,只要是在咱们大虞仙朝的律法之内,他都回点头答应,若不是有意外情况发生,恐怕此人依旧会保持这种态度进行下去。”
杏花村孟家族长孟景山点头笑道:“泊海,你猜得没有错,关于风声,我这里确实是听到了一些,咱们青阳县地的那位前任县令宋知意,如今可是清河郡衙郡守大人唐守元面前的红人,按照常理来说,一位郡守的仁奇与一位县令的任期都是一样的,总共九年的时间,而我们清河郡衙的那位郡守大人唐守元,则是在清河郡地之中担任郡守一职,已经有了十多年之余,这便是怪事。”
听到这里,刚准备端起茶杯喝茶的孟罗海,连忙放下手中的茶杯,问道:“景山族长,难不成是前任县令宋知意送来书信,告知我们清河郡衙的那位郡守大人唐守元,不日就要离去清河郡地?”
杏花村孟家族长孟景山极为赞赏的看了一眼孟罗海,点头道:“罗海,你说的很多,数日之前,我这里收到了前任县令宋知意的飞鸽传书,书信当中虽然没有明确显露出那位郡守大人唐守元是否离任的信息,但是,根据我的猜测,这位郡守大人唐守元绝对会在未来的时间里辞任而去。”
闻言,孟罗海赶紧将口中的茶水咽了下去,又问道:“景山族长,若是那位郡守大人唐守元当真如您的猜测一样,不日就将辞任离去,可是,按照我们大虞仙朝的规矩来说,也轮不到清河郡地当中的官员,接替那位郡守大人唐守元的郡守之位啊?”
さいみんっ♡ 3-4
杏花村孟家族长孟景山解释道:“确实如此,按照我们大虞仙朝的规矩来说,无论是县地,还是郡地,还是州地之中的各级官员,只要是调任,都不会从当地进行选拔,只能从外界州地进行调任,可是现在,我们大虞仙朝正处于混乱当中,若是再按照从外界州地进行调任的方式,是不利于朝廷当中某些派系的势力划分,所以,他们为了选择保存自身实力和势力的基本盘,便是默认了这一条新生的规矩,往后,县地郡地州地各级官员的调任和选拔,都可以从当地进行调任和选拔,不再依靠外界的州地。”
“这么说来,那我们青阳县地的前任县令宋知意,是不是可以继承郡守大人唐守元的郡守之位了?”
孟泊海有些激动的说道:“若是真是如此的话,前任青阳县令宋知意成为了新一任的清河郡地郡守大人,对于我们杏花村孟家来说,可谓是一大助力,有了他在清河郡地那里的帮扶,我们杏花村孟家晋升为八品修真家族,简直就是指日可待啊!”
在前任青阳县地县令宋知意,在青阳县地当中做了整整一任的父母官,口碑极佳。
更是在任期之末的时候,与他们杏花村孟家结交下了不可磨灭的情谊。
这等情谊不仅让他们杏花村孟家从末流家族突破晋升到了品阶家族,更是从八大品阶家族之末,一跃而上,隐隐成为了八大品阶家族之首。
最为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前任青阳县地县令宋知意,也正是因为有杏花村孟家这个突出政绩傍身,才会在这五年时间里,成为了清河郡地郡守大人唐守元面前的大红人。
若是,这位前任青阳县地县令宋知意当真继承了清河郡地郡守大人唐守元的郡守之位,那么日后,他们杏花村孟家成为八品修真家族的日子,很快就会到来的。
“非也非也,我也很想让咱们青阳县地的那位前任县令宋知意,能够成功继承清河郡地郡守大人唐守元的郡守之位,但是,他的修为境界却是硬伤,咱们大虞仙朝选拔各级官员之时,除了要看被选拔之人的政绩履历之外,还要看他个人的修为境界,毕竟,一位郡守管理的范围,可是一整座郡地,并不是我们青阳县这么小小的县地。”
杏花村孟家族长孟景山有些忧愁的说道:“在前任青阳县地县令宋知意离开咱们青阳县地的时候,他的修为境界也才是筑基境巅峰,虽然这些年里,前任青阳县地县令宋知意一直处于人道灵性极多的清河郡地当中,早就是将自身的修为境界,提升到了金丹境之中,但是,对于郡守之位的规格,还是有着极大的距离,这一点,可不是什么突出的政绩所能够弥补的!”
在大虞仙朝选拔各地各级官员的标准当中,修为境界是难以逾越的一道关卡。
要想在一座郡地当中,担任重要官职,其修为境界起码也要是元婴境界。
而像一个郡守的职位,则是要求被选拔之人的修为境界能够达到化神境界,实在不济,也可放宽到半步化神之境,这已经是足够宽容的了。
在那封书信当中,前任青阳县地县令宋知意已经告诉了杏花村孟家族长,他已经是将自身修为提升到了金丹之境。
可是,即便如此,金丹之境距离化神之境,这其中还有一个元婴之境的大境界存在,前任青阳县地县令宋知意想要在清河郡地郡守大人唐守元辞任之前,就是从金丹之境突破到化神之境,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
就算前任青阳县地县令宋知意的修行天赋再过惊人,其手中的修行资源再过丰富,想要在极短的时间里,将自身修为境界横跨一个大境界,直接从金丹之境突破晋升为化神之境,可谓是痴人说梦!
众人听到这里,皆是面露犯难之色。
杏花村孟家族长孟景山说的没错,关于修为境界,对于前任青阳县地县令宋知意竞选清河郡地郡守一职,算是一个不可忽视的难题。
若是扬州州衙那里一定要按照修为境界,来选择清河郡守之位的归属之人的话,首先就会将前任青阳县地县令宋知意给排除在外。
区区金丹境修士的修为境界,想要在某种方面震慑一座郡地当中,那些拥有数千年岁月底蕴的品阶家族,怎么可能?
就算让前任青阳县地县令宋知意,使用“清河官印”,为自己加持修为境界,也是不可能将自己的修为境界,从金丹之境瞬间提升到化神之境。
一旦,前任青阳县地县令宋知意没有修为境界的威势压制,清河郡地当中那些存在数千年岁月底蕴的品阶家族,也绝对不会将前任青阳县地县令宋知意当做一回事的。
杏花村孟家族长孟景山沉声说道:“我现在也是知道的,我们杏花村孟家如今所铺设的产业太多,也太过分散,家族里的族人也需要发展,产业的生产也需要本钱,渠道的拓宽更是需要大量的灵石作为基础,只要将自身的实力再向上突破一层,这些难题都将会迎刃而解。”
孟泊海轻轻点头,说道:“可是,我们杏花村孟家在周围几座县地之中黑市,所铺设的渠道是绝对不能够将其取消的,一旦取消,不仅是前功尽弃,日后想要重新铺设,可谓是难上加难。”
见到今日这场会议,注定是一场没有结果的会议,杏花村孟家族长孟景山不禁摇头叹息。
“唉,看来,我们杏花村孟家想要突破晋升为八品修真家族的日子,还不是最佳时机,我们只能静静等待了!”
这时,杏花村孟家族长孟景山忽然想到一人来,问道:“对了,今日怎么没有见到浩然那小子?不是让他也来参加这次会议吗?”
身旁,孟泊海刚想开口说话,却被门外之人给打断。
“景山族长!景山族长!”
有从灵石矿山之中赶过来的族人,气喘吁吁的跑到后院之中,高声呼喊。
“大事不好,灵石矿山有情况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