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拒絕宮鬥,全皇朝爆寵錦鯉小公主 起點-第三十五章:賜死熱推

拒絕宮鬥,全皇朝爆寵錦鯉小公主
小說推薦拒絕宮鬥,全皇朝爆寵錦鯉小公主拒绝宫斗,全皇朝爆宠锦鲤小公主
龙启的忽然闯入,不只是她,连顾寒墨也愣住了。
龙连理就这么僵在原地,她还没来得及给寒墨哥哥找外衣啊!再看龙启那宛如吃人的目光,她一低头竟发现自己的衣衫也因为刚刚焦急的收拾而有些凌乱。坏了,皇帝爹爹,别误会了吧?
龙连理心中苦笑,这她又该如何解释?
“皇……皇帝爹爹。”事出突然,龙连理竟然想不到一些解释的话,只能干巴巴的叫了龙启一声。
看到她平安无事,其实二人都未曾注意到龙启的神情微微的有些松懈下来。宫中的禁卫到处都在搜寻刺客的踪影,那就是因为有侍卫禀告有一刺客竟然偷偷的潜入了皇宫。
见她的房门迟迟不开,龙启还以为她是被刺客挟持身不由己了。
“你们二人躲在屋内,在做什么?”
龙连理脑中飞转着,只想到一个憋足的理由,“理理,理理在和寒墨哥哥玩捉迷藏。”
“捉迷藏?”龙启满脸写着不信。
他目光冷冽的看向顾寒墨,看得久了忽然便心生异样,顾寒墨的身形似乎是在哪里见过?只不过不是这身衣裳。
刺客?
恍忽想起今日在刑场上所见的那个刺客头领,龙启不由得将二人的模样在脑中重合,竟然觉得十分相似。
“这几日朕听说寒墨一直都在寝宫之内,未曾外出一步。”
顾寒墨颔首,“是的,陛下。”
听他这般询问,龙连理紧张的手心皆是热汗。不只是她,顾寒墨也同样听出了龙启对他的怀疑,跟龙连理比起来情绪虽不外露,可仍然觉得心惊胆战。
三人沉默的站着,无一人打破僵局。龙启忽然便挥掌向他攻去。因他是天子,顾寒墨站在原地生生地受了他一掌,只不过龙启这一掌也只用了三成的功力,全是为了试探。因为他打的正是顾寒墨之前受伤的肩膀。那一刀也是拜他所赐。
顾寒墨面色不改,目光中恰到好处的流露出疑惑。
龙启收回手后也不由得多看了他一眼,难道真的是自己猜错了?
他这模样并不像是有伤的样子。即便刚刚自己并未用尽全力,可若是肩上有伤,顾寒墨绝不会毫无反应。
小农民大明星 在乡下
龙启低头沉思,最后打消了疑虑,兴许就是自己多想了。顾寒墨应当还没有这样大的胆子,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对他动手。
“你先出去吧。”
顾寒墨领命转身告退,可就在他要退出去之时,龙启又再加了一句,“先别急着回宫,在院子里等着,朕还有事要与你说。”
龙连理的目光紧跟着他的身影,直到门关上了,她才又看向了别处。
“理理,今日累不累?”
“啊?”龙连理仿若失魂,忽然觉得他这话问的牛头不对马嘴。
龙启走过去拍了拍她的额头,“今日陪父皇演了这么一场大戏,是不是很累了?”
龙连理不明所以于是就顺着他的话点了点头。
“那理理就睡吧,等你睡了父皇再走。”
“啊!”龙连理又失态了,可为了赶忙躲过这一遭,她又乖巧的上了床榻,闭上了眼睛。不断地催眠着自己赶紧入睡。
见龙连理发丝凌乱,很快就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龙启替她按了按被角,很快目光就转向了院外,恍若寒冰刺骨。
“顾寒墨。”龙启呢喃出声,随后他便轻声走了出去。
这个顾寒墨他恐怕是不能留了,为了理理的清白。今日之事,除他和理理,也不能再让第三个人知晓了。
见他慢慢的走了出来,顾寒墨又行了一礼,“参见陛下。”
“来人,把他抓起来。”
……
龙连理心事难解,这一觉睡得并不安稳。院外一丁点儿的响动就立马惊醒了她,几下将衣服穿好,冲了出去。
一把长刀,此时正横放在顾寒墨的脖颈之上。
“皇帝爹爹你这是在做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寒墨哥哥?”
龙连理冲上前去,立马将他身边的那一位禁卫推走。
“理理,这次父皇不能答应你。你要明白,父皇都是为了你好,他若不死,你的清白就保不住了。”
什么清白?荒谬。龙连理稍稍冷静下来之后,立马就想到了之前二人衣衫不整的事情,懊恼的闭了闭眼睛。
“难道皇帝爹爹忘记了,寒墨哥哥是请月国的皇子呀!如果就这样随意处置了他,那两国若是因此掀起战乱,又不知有多少百姓受难,如此后果理理实在是难以承担。”
“若真如此,那理理便是罪孽深重了。求父皇收回成命。”
见龙启神色有所松动,龙连理又继续劝说,“寒墨哥哥是理理在宫里唯一的朋友,而且三番二次救理理于危难之间。难道皇帝爹爹是想让理理成为一个无情无义,忘恩负义的人吗?”
“参见陛下。”
“舒妃?”似乎是顾寒墨有神眷顾,舒湛也适时赶了过来,她径直走到了龙连理的身边,安抚的拍了拍龙连理的肩膀。
刚刚秀嬷嬷被她叫走,处理好事情之后,秀嬷嬷便回到了龙连理的住处。院子里的一幕正好被她瞧见,她便立马赶回去,去找了舒湛过来,刚刚女儿的请求舒湛也听到了一半。
“臣妾向来不善言辞,可今日之事也想求陛下一个恩典,就饶了寒墨这一次吧!”
龙启仍是沉默,舒湛知他性子,也明白此时需给他一个台阶下,“陛下,臣妾知道您刚从酒宴上过来,宫中已经备好了醒酒汤,不知陛下可否赏脸过去尝一尝?”
舒湛说着便过去扶他,龙启也未拒绝,随她将他带回了寝殿。
等人都离开了之后,顾寒墨也从地上站了起来。龙连理想开口说些什么,可看着顾寒墨沉默离开的样子,最终没能说出口。
龙连理一夜无眠。
次日,她去母妃宫中请安,未曾想还见到了十一皇子。
龙玄安今日特意过来,是为了感激她的救命之恩,可这件事龙连理早就没放在心上了。舒湛知道来龙去脉之后,也留他一同用了午膳。
午间用膳时,舒湛对他十分的照顾,触景伤情,他竟然十分失态地哭了出来。龙连理慌张地问其原因,龙玄安也如实将自己母妃秦昭仪的事说了出来。
龙连理向他递去了帕子,眸子里也多了几分心疼,承诺道:“以后只要有理理在,定不会再让人有机会欺负十一哥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