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長生從錦衣衛開始 愛下-第三百一十六章 不可阻攔,放其撤退!閲讀

長生從錦衣衛開始
小說推薦長生從錦衣衛開始长生从锦衣卫开始
有人欢喜,也有人忧。
自秦公回师归京的消息传来,整个直隶地带,皆是一片欢腾。
南征北战,战无不胜铸就的辉煌,就如一根定海神针一般,人未至,仅仅是消息的传来,就给予人们无尽的底气。
而对驻守紫荆关的兵将而言,同样也是如此。
事实上,如今的大明兵将,亦或者说,李修掌握的军队盘子,皆是由曾经的勇卫营,扩编而成。
请让我做单身狗吧!
这般畸形的扩编,铸就了勇卫勋贵这一个庞大的军事利益团体的同时,也让李修对军队的掌控,以及在军中的威望,一直都处在了巅峰。
如此,可想而知,这个消息,对紫荆关守军,带来的士气影响,有多大。
但对漠南蒙古而言,这个消息,无疑是一个天大的噩耗。
被怂恿着叩边大明,就是因秦国公深陷内乱,良机天赐。
可现如今,陕西乱平,回师京城,而他们,却还停留在了紫荆关之下。
距离大明京城,看似只剩咫尺之遥,但这一关,跨不过去,什么都是白扯。
而且,在秦国公已经回师的情况下,纵使攻破紫荆关,也不过是重演当初后金兵临京城之战局。
至于最终鹿死谁手,对漠南蒙古几部而言,俨然是一件有些不敢想的事情。
稍稍一想,便唤醒了记忆中深藏的恐惧。
为一部首领,他们自然知道,如今虽看似叩边长驱直入,但事实上,只是因为大明,亦或者说那秦国公的军力被牵制住了。
一旦腾出手来,会是何等场景,亦是显而易见。
如今,回师归京,无疑是已经腾出手来。
再打下去,要面对的,就是那腾出手的秦国公了……
如此,该如何抉择,似乎,已是极为清晰的时间。
靖武元年九月,在紫荆关下鏖战了大半月的漠南蒙古大军,亦是骤然停止了凌厉的攻势。
各部主力未动,但一部部偏师,却是频频出动,于紫荆关外的大明疆土上肆掠,做着历来蒙古叩边,都会做的事情。
那就是……劫掠!
“畜生!该杀!”
紫荆关之上,听着夜不收的汇报,徐枫脸色铁青,已是难看至极。
在大明的土地上,在他三边总督统辖的地域之上,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可他,偏偏暂时还没什么反制之法!
“他们这是打不过就想捞一把就跑!”
“该杀!该杀啊!”
到最后,徐枫怒喝一声,双手撑在城垛,胸膛起伏不停,俨然已是怒火冲天!
“李定国!”
最终,徐枫骤然一声冷喝,一旁伫立诸将中的李定国,便立马走了出来。
“大人!”
“命你率骑兵左卫,奔袭大同,本督这边会派人佯攻以为策应!”
“末将遵命!”
李定国拱手应声,语气坚决,毫不犹豫!
“行!”
“王晓,吴文,陇川,你们各自率一部骑兵,出紫荆关,猎杀蒙古劫掠偏师,切记,不可恋战!以猎杀牵制为主。”
“遵命!”
众将退去,徐枫神色依旧颇为难看,如此明目张胆的烧杀抢掠,无疑是直接将他的脸摁在地上摩擦,完全不把他当回事。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哼!”
徐枫冷哼一声,随即蓦然转身,踏入城楼之中,注视着那悬挂的军情舆图,一个个战略构想亦是在脑海中闪烁浮现。
他想留下这漠南蒙古几部,但无论怎么想,这都是一件不太可能的事,
哪怕收回大同,也不过是给蒙古撤退造成一点麻烦而已,要想彻底拦住,根本做不到这一点。
除非,他修哥能在蒙古撤退前,抵达紫荆关,不然的话,他恐怕只能坐视蒙古当着他的面烧杀抢掠,最终满载而归!
“若是修哥在此,他会怎么做?”
徐枫尝试着换位处之,很快,便有了结论,从一开始,修哥就绝对不会像自己这般防守,定会调集三边大军,悍然出兵,主动迎战。
但随之,徐枫又否定了这个想法。
或许在一开始蒙古叩边的时候,修哥会如此做,但现如今局势变幻,修哥应该不会如此!
“放任漠南蒙古撤退?”
刹那间,这个有些让他难以接受的结论,便出现在了脑海。
注视着眼前的军情舆图,徐枫也不得不承认,这个方桉,在现如今,无论是对大明,还是对他修哥,都是最好的。
身爲勇者卻被趕出來了 姓姓姓姓徐
歼灭漠南蒙古,只会让草原上的林丹汗轻而易举的一家独大。
而且后金只要长时间攻不破山海关,那定会将战略方向转至漠南。
两虎相争,虽说必有一伤,但,也有很大可能在相争过后,或者根本不会相争,毕竟,有大明虎视眈眈, 两个品尝过大明军威的难兄难弟,说不得都会联合起来,默契的瓜分漠南,然后联合抗明!
只有将漠南蒙古放回去,两虎相争之局,转为三方争霸,而不管是后金,亦或者林丹汗,都与漠南蒙古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在加之大明在其中搅和,如此,才足以把草原局势彻底搅浑,牵制着林丹汗,也牵制着漠南蒙古,更牵制着后金……
外敌都被牵制,大明才有宝贵的时间来清理内患,才不至于彻底陷入内忧外患的泥潭之中……
“大人,秦公来信!”
正当徐枫思虑之时,一名传令兵匆匆走进,将一个信封,递到了徐枫手中。
拆开一看,信纸之上,除了秦公大印,就只剩下短短一行字,清晰入目。
“若漠南蒙古撤退,不可阻拦,放任之!”
注视片刻,目光随即挪转,看着舆图上那紫荆关外,那浩瀚的大明疆域。
这一刻,徐枫彷佛看到了那在蒙古马蹄之下绝望哀嚎的百姓。
徐枫心头亦是一颤,勐的握紧了手中的信纸。
本来他以为,蒙古劫掠得再多,最终,他都会亲手收回来,血债,定会倍尝。
他这个三边总督,也算是履行了守土之责!
可现在,却不仅仅坐视其肆掠,最终,还要放其离去……
许久许久,他才缓缓松开握紧的拳头,信纸飘荡,落入火盆,很快便化为了灰烬。
徐枫蓦然转身,一袭战袍飘荡,人,已是消失在了房间之中。
今日之血债,他日……他日定当加倍偿还!
犁庭扫穴,灭其族群!
他会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