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渡靈法醫》-第二百零五章 陰陽婚禮熱推

渡靈法醫
小說推薦渡靈法醫渡灵法医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我真是切实感受到了度日如年是什么感觉。
因为来的匆忙,我没带手机,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正当我急躁得难以忍受时,冷不丁锣鼓唢呐声戛然而止,随即台子上的小鬼也不见了。
所有在座的阴司职员全都望向了台子里侧的一面白墙。
我不知所以,也下意识望向这面光秃秃的墙。
这只是一堵普通的墙,墙上什么都没有啊?
正当我疑惑不解时,只见四个带着类似京剧老生面具的小鬼抬着一顶轿子飘了出来,随即又是一顶。
几乎是眨眼的工夫,十顶轿子排成了一行,四顶黑色的,六顶深蓝色的。
十个穿着古代官府的大胡子几乎同时从轿子里出来,四个穿着深红色蟒袍的,另外六个衣服是棕色的,绣着黄色的麒麟,十个人缓缓地朝我走来。
这下我真慌了,也不管不了那么多,看到黑无常恰好走到我身边,赶紧拉住他手:“黑哥,这些是干啥的啊?”
黑无常用极低的声音回道:“四大判官和功曹六部的主事,在阴司职位仅次于十殿阎王,个个可都是我们不敢得罪的存在。”
说完黑无常赶紧跑到另一侧和白无常挨在一起,直挺挺地站着,像个仪仗队员,这时候所有的阴司职员也都站了起来。
后来我才知道所谓的四大判官和功曹六部,是什么样的存在。
功曹六部为天曹、地曹、冥曹、神曹、人曹、鬼曹。
四大判官司分别为:赏善司(魏征)、罚恶司(钟馗)、查察司(陆之道)、阴律司(崔珏)。
四大判官竟然都是古代的名人,而且都在历史上留下了刚正不阿的形象。
魏征因敢于进言,被唐太宗比作一面镜子。
钟馗更是因刚正,死后被当做了门神,而且成了人间恶鬼的克星。
古人传说,有年兽专于年夜侵扰人间,为了驱赶年兽,年夜守岁,人们从唐代起将钟馗、神荼、郁垒、秦琼、敬德神像贴于门上辟邪,放鞭炮、挂红灯吓跑年兽。
春节期间钟馗是守门、护福、镇宅、驱年兽的神,可见钟馗信仰至少从盛唐起已成为全社会的风尚。
后来,道教尊钟馗为门神,封钟馗为驱鬼逐恶的判官,封其为“赐福镇宅圣君”。民间开始常挂钟馗的像赐福镇宅,跳钟馗舞祈福驱邪,一直延续至今。
陆之道和崔珏也都是驰名阴曹地府的牛逼人物。
陆之道双目如电,刚直不阿,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其职责是让善者得到善报,好事得到弘扬,使恶者受到应得的惩处,并为冤者平反昭雪。
神醫小農民
崔珏左手执生死薄,右手拿勾魂笔,专门执行为善者添寿,让恶者归阴的任务。
后藤同学想让你回头!
《西游记》记载,此公姓崔名珏,在唐太宗李世民驾下为臣,官拜兹州县令,后升至礼部侍郎,与丞相魏征过从甚密结为至交。
生前为官清正,死后当了阎罗王最亲信的查案判官,主管查案司,赏善罚恶,管人生死,权冠古今,你们看他手握“生死薄”和勾魂笔,只需一勾一点,谁该死谁该活便只在须臾之间。相传崔判官名珏,乃隋唐间人。
六部各有六位负责人,这六个负责人的职位要比四大判断高半级,不过四大判官属于“实职”,直接参与掌管阳间的事,也和阴差们接触多,反而名气更大。
十位阴间的大官围到了我身边,吓得我赶紧站了起来。
他们只是朝我拱了拱手,没说什么,便坐到了紧挨着我的八仙桌旁,我也只好愣愣地学着他们的样子拱手回礼。
几乎是他们刚坐下,大厅门们缓缓地开了,另外几个穿着红裙子,嘴上遮着白纱的女孩先走了进来,然后恭敬地分成两组分别站到了大门两侧,紧跟在他们后面进来的竟然是孙桂平和李景凯他们。
我赶紧站了起来,纠结是不是赶紧迎上去。
再后面也都是我非常熟悉的人——除了刑警队的,还有吴老师以及几个关系非常要好的大学同学,更让我惊讶不已的是来人中竟然有我的几个表亲。
说起来我有两个堂姑,论血缘关系挺近,她们和我父亲一个爷爷,记得父母出事前,每当逢年过节我们还互相走动,不过我父母去世后,她们如同人间蒸发了一样,我和姐姐性格都比较倔强,自然明白她们的心思,彼此间也就这么断了联系。
真没想到他们会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小曾,你……你小子可以啊!竟然把整个黄河大酒店包了下来——这么多客人啊!”
吴教授认出了我,笑呵呵地朝我喊道。
他这么一喊,反而提醒了我——糟糕!今晚这里都是鬼,大部分鬼的样子奇怪甚至可以说长得吓人,且不说会吓到我的亲朋好友,就说他们问起我,我该怎么解释呢?
这么一想,顿时急出一身汗,下意识地扭头望向众阴差,谁知只看了一眼,自己都忍不住笑了。
刚才还都“奇形怪状”,此时却完全换了一副模样。
个个西装革履,有的还戴着眼镜,哪里还有什么牛头马面和黑白无常啊!
楚千墨 小說
“小子,这个点参加婚礼,我们还是第一次!”李志明也看到了我,哈哈笑着朝我走来,身侧的李景凯也是满面春风,只有孙桂平始终一脸严肃。
大概只有他意识到了这绝对不是一场普通的婚礼。
“你这是成上门女婿了吧?”几个人走到我身侧,李景凯轻轻拍了我一下,低声打趣道。
我心中五味杂陈,按理说这是自己结婚,不管怎样,我应该是最高兴的人,可此时此刻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雁翎,恭喜你啊!”
“恭喜!恭喜!表弟真是本事人啊!”
表姑和表姐也凑了过来,朝我摇手道。
见到她们,我是发自内心高兴,她们对也好错也好,毕竟血浓于亲,一切都是几年前的事了,算起来她们是我在这个世界上仅剩的亲人。
“二姑,表姐,真没想到你们能来!”
表姐只比我大四五岁,记得小时候我们还时常一起玩,记得五六岁那年她拉着我手,非要让我答应长大了娶她。
感觉这话的余音还萦绕在我耳旁,只是昨天的事,却已经快二十年了。
此时我才注意到整个大厅里多出一二十个女服务员,个个身高一米七左右,都穿着红色的紧身旗袍,化着淡妆,精致的五官就如同冰雕玉琢的一般,最辣眼的还是她们前凸后翘的身材,我穷尽脑中所有的夸奖女人好身材的词语都不够分量。
服务员们礼貌地伸手指引着客人入座,几乎同时,另一批男服务员端着盘子缓缓走了出来,每个盘子上都放着几盘热气腾腾的菜。
我赶紧揉了揉眼,然后全神贯注再次望去,就看到男服务员手中端着的盘子里哪里是什么佳肴,分明是蠕动的大个头蛆虫以及各种血淋淋的动物内脏。
从众人的反应看,并未发现丝毫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