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小說 《天下藏局》-第五十七章 戰馬奔騰鑒賞

天下藏局
小說推薦天下藏局天下藏局
金陵黄门支锅人非常敬业。
他们或站或坐,身子始终没有离开锦衣卫墓的周围。
夜很静。
偶尔还可以听到他们对话的声音。
“熬完今天晚上,兄弟们可以睡个好觉了。”
“特么的!这几个走马阴阳的家伙,还想跟我们黄少爷斗,简直是找死!”
“咱在这儿鸟不拉屎的林子里藏了半个月,今天这锅总算彻底支愣起来了……”
“里面的玉带龙胆珠事关重大,马虎不得……大家都打起精神来,再坚持一会儿。”
“……”
四五十分钟之后。
卞五已经牵着十几头牛上来了。
这些牛在卞五的驯服之下,显得非常乖巧,竟然没发出一点声音。而且,我看到牛身上背了稻草,牛蹄下面也包了稻草,走路都发不出响动。
卞五干这事儿属实一流。
我们将汽油慢慢地浸在牛背稻草之上。
卞五低声问道:“什么时候动手?我怕下面几位兄弟撑不住。”
我瞄了一下时间,回道:“再等等。”
务必等到凌晨四五点。
这个时间段。
人最困,防备心最差,出事脑子反应最慢。
卞五下面几个兄弟不能拖到天亮,只能选择在这个节点动手。
我需要给卞五留足下墓穴救人的时间。
此外。
我还留了后手。
一旦出现变故,导致计划失败,必须报公。
还要留出时间给公家过来处理。
牛除了偶然拉大便发出细微动静之外,其它时候均无声响。
我有些紧张,比之前在码头点地炮还要紧张。
一来,事情发生太突然,计划比较仓促,完全不知道这办法到底行不行得通。二来,稍有闪失,不仅墓地里面三条人命没了,我、卞五、肖胖子也将万劫不复。
这是一场豪赌!
为缓解压力。
我岔开思维,转头问卞五:“这些牛,你怎么做到的?”
卞五闻言,挠了挠头:“盗门小手段,喂了点药,药效可到天亮。”
我回道:“佩服。”
四点钟的时候。
金陵黄门之人有些熬不住了。
除了两位值守洞口的人,其它人歪东倒西,坐在地上。
撑得住的在抽闷烟,撑不住的背靠背打起了呼噜。
时机到了!
我给人在村里的肖胖子发了一条信息:“动手。”
他点燃大牛棚,将村民往山上引,大概需要二十分钟左右。
再等了十分钟。
我拿出打火机。
点燃了第一头牛背上的稻草。
火“腾”地一下烧了起来。
卞五捡起石头,在牛臀部上狠狠地砸进去一枚钢钉。
牛吃疼,顿时嘶鸣一声,冲了下去。
斜坡上洒有菜籽油。
牛俯冲之势若雷霆,它脚下打滑,嘶叫着顺坡翻滚而下。
火借风势。
燃起了边上的枯树叶。
金陵黄门人突然见到火牛滚滚翻下,全都懵逼了。
一瞬间。
他们显得无比慌乱,纷纷从地上起身,嘴里呼嚎大骂。
“卧槽!这特么哪儿来的火牛?!”
“老四,睡尼麻痹啊,快起来躲啊……”
“……”
我们没停下手中的动作。
将牛一头又一头往下面赶。
十几头火牛发出无比痛苦哞叫声,疯了一般朝下滚窜。
若战马奔腾。
似火矢疾射。
天干物燥,火苗乱窜。
今晚风很给力,整个山头开始劈里啪啦着起火来,阔叶林猎猎而燃。
效果出人意料!
金陵黄门人迄今没反应过来。
他们被火牛一冲,开始四窜而逃,生怕被山上滚滚而下疯火牛给撞到。
妻命難爲:神品農女馴賢夫 小說
“救火,快救火!”
“刘汉,叫你狗日的守洞口,跑哪儿去了?!”
“赶紧上去两个人,看看山上什么情况,其它人救火!”
“卧槽!不要慌,去尼玛的不要慌!”
“……”
不慌是不可能的。
牛身上稻草绑得结实,被烧之后非常痛苦,不管不顾嚎叫着横冲乱撞。
有些干枝败叶多的地方,甚至还形成了火龙,被风一刮,席卷向金陵黄门之人。
我们赶紧找了旁边一隐秘之处藏了起来。
卞五见状,神情既欣喜又焦急,立马想冲下去进墓穴救人。
我一把拉住了他:“等村民上山!”
两位着急上山找原因的支锅人,他们在疯跑过程中,瞅了一眼山下,其中一个突然大喊道:“卧槽!老大,村里来人了!”
下面那位正指挥扑火的支锅人有些发懵。
反应过来之后,他转头对他们大喊道:“你们两个假扮村民救火,死守盗洞口,其它人先撤下来,全撤到村里去!”
“大哥,我被牛顶伤了。”
“完犊子玩意儿,蛋没顶破就走快点,村民要报警就完了!”
“都他妈快点啊,干!”
“……”
选择走是正确的。
锦衣卫墓里若死了盗墓贼。
迟早有一天会暴露。
如果他们拿刀继续待在这里,到时公家处理案件时,询问起村民当时有谁在,顺藤摸瓜,金陵黄门可就全完犊子。
他们借着树林遮挡,速度非常快,撤得一干二净。
村里不少人已经冲上来了。
大爷大妈都有。
他们神情着急万分,嘴里一边大叫着哞,一边大骂到底是哪个狗日的,风这么大晚上还不灭灶火,烧了大牛棚。
山火虽已点的到处都是,但一时半会儿形不成大规模烧山之势,烧不死人。
牛对村民来讲,是非常重要的财产。
村民完全顾不得火,纷纷去寻牛、牵牛。
现场一片混乱。
我向卞五招手。
两人乘乱快速地摸到了墓边。
金陵黄门还留了两个人。
此刻他们正假装丢了牛的村民,着急忙慌地找牛。
但这两人脚步却始终没离开锦衣卫墓周围。
我示意卞五先趴壕沟别动。
我单独走了过去,对他们说:“二虎,你们家牛不是在那里吗?!”
这两个货还以为我是村民,回过头来:“哪儿呢,在哪儿呢?”
“就在那!”
我手向前面一指。
他们两个朝我手指的方向看去。
我手掌呈刀,迅疾出手,将他们砍晕在地。
边上的村民全在专心致志一边躲避着山火,一边找自家牛,压根没人往我这边看。
卞五迅速地从沟里爬起来。
他怀里抱着小型药包,如同老鼠一般,进了盗洞。
正在此时。
肖胖子已经大汗淋漓地跑了过来。
我急问道:“村民有没发现你?!”
肖胖子回道:“肯定发现了啊!不过我说自己是李老头家的外甥,上厕所发现牛棚着大火,牛全往山上跑了。正好牛棚里一头牛被火吓得往后山窜,他们全信了!”
我回道:“聪明!”
肖胖子和我,迅速将那两位晕了的金陵黄门人抬到了边上壕沟。
我听到墓地里发出一声闷轰。
卞五采取了最简单粗暴的方式,将自来石头给炸了。
这一声炸响。
周围那些村民全吓得一阵尖叫,慌乱一片。